文学 > 玄幻魔法 > 次元勇者 > 440:再现的神话
    “哼!净做些多余的事。”

    吉尔伽美什眼神高傲,瞥了远方一眼,嘴角却勾起笑容。

    显然和嘴上说的不一样,他很开心。

    一来,白华没有当着所有从者的面叫他老村长,算是给他留了些面子。二来,是因为只要这场战斗结束,他就不用受屈辱了。三来,如今终于可以尽情的战斗。

    咦?似乎感觉哪里总有些不对!

    “‘这个时代不需要从者和圣杯的存在,因此,要破坏圣杯,同时将所有从者全部返回英灵座’······么?呵~,把本王召唤出来,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带有笑意的,感知到了前方急速接近过来的两道气息。

    不得不说,从者的速度很快,特别是Rider职阶的机动性,移动速度和方式,往往会出乎人们的预料,不,本身就是超越认知的存在,异常才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

    “区区杂修,是谁允许你从本王的头上经过?!”

    金色涟漪开启,数根银白锁链暴射而出。

    “锵锵锵锵锵锵锵——”

    锁链相互纠缠在一起,发出清脆的摩擦声,拖拽着天空上的幻想种,“轰——”的一下狠狠砸到地面,加速坠落产生的伤害,直接超出了幻想种承受范围,伴随灵光强行消散,只有那从者,发出“呜啊~”的悲鸣。

    “呜呜~,这么不讲理的吗?好歹也见过两次吧,直接攻击过来也太过分了,好歹打声招呼呀!”

    粉色从者咬着牙,一边痛呼般抱怨着,一边拍打身上的灰尘。

    显然,狮鹫为他抵消了一些冲击力,阿斯托尔福并没有受到伤害,只是他的坐骑,短时间不可能再召唤出来了。

    “哼!那也算攻击吗?不过是你太弱,别找本王抱怨。”吉尔伽美什看向一旁,眼底流露出厌恶,伸手打了个响指,一柄长剑蓦然射出,继而问道:“呐,你说对吧,杂修。”

    “嘭——”

    仅仅一击,便强制性打断了急速移动的从者,并令其改变方向,不得不朝吉尔伽美什冲过去。

    ——红方的Rider·阿喀琉斯。

    如果换做他人,吉尔伽美什来了兴致,大概会放他经过去对付白华吧。但阿喀琉斯不行,其身为半神的浓郁神性,就足够成为被攻击的理由了。

    “白方的Archer·吉尔伽美什么?混蛋,别来碍事,我要找的不是你!”

    阿喀琉斯怒冲冲的丢下一句,便想要离开。

    然而,复数的宝具下一瞬间轰击在他前方形成‘墙壁’,整齐排列的插在地上。

    “哼哈哈哈,是想去找那家伙吧?可惜,本王要你死在这里!”

    金色的涟漪占据能见的天地,宝具从四面八方轰炸过去,激荡的魔力,爆裂的火光,其中不乏A+级宝具显现的金色雷光,一瞬间破碎了大地,将两位Rider淹没其中。

    如果说在这次圣杯大战中,吉尔伽美什对【王之财宝】的解放,以往宝具都是如同大雨般倾泻,那么在刚才的一瞬,宝具就像洪流一样,争先抢后的涌出,无论的C级宝具,还是A++级别的宝具,皆无差别的当做箭矢轰炸。

    奢侈。

    可以称得上浪费的土豪战术,得到的结果,却只能算是不错。

    只见一人从光影中狼狈滚落出来,之前还能保持‘可爱’的阿斯托尔福,此刻浑身遍布大大小小的伤痕。

    躲避了较强的攻击,可阿斯托尔福还做不到无视,虽尚有战力,但也直接被消去一半。

    而阿喀琉斯,则撑着长枪,略显惊讶的站在原地。

    他凭借抵达神域的精湛枪术,防下了宝具洪流的轰炸,然而,最终还是被一柄宝具击伤了后背,仅仅,是一柄D级宝具,本来以他的宝具【勇者的不凋花】( Andreias Amarantos)是可以防御下来的。

    该宝具维持着阿喀琉斯在神话中的不死性,此刻身处小世界,没有抑制力的压制,其不死性直追神明,拥有将攻击无效化的特性。

    但是,吉尔伽美什的攻击却造成了有效伤害。

    【勇者的不凋花】的弱点,阿喀琉斯的脚后跟没有被攻击到,也就是说,另一个缺点——神性!

    “你这家伙,拥有神性吧?还是比我更高的神性。”

    是的,吉尔伽美什拥有神性,且还是A+级别的神性。

    换做其他从者,或许会因为流淌高贵血脉而骄傲,但放到吉尔伽美什身上······

    “杂修,看来你是真的想死啊,很好,只有你这杂修,由本王亲自行刑,处以碎尸万段之刑!!!”

    吉尔伽美什表情顿时变得狰狞了。

    身上精纯的魔力,不要命似的爆发出来,这样明明没有任何意义,最多只能让敌人咂舌罢了,可只要魔力释放的量够多,就能引起质变。

    “嘭——————”

    仅仅是放出,魔力便仿佛炸裂一般,掀起恐怖的冲击一波接一波不断抽打在阿喀琉斯身上,犹如实质性攻击。

    这连攻击都算不上的泄愤,就已然有如此威势,等到真正的攻击到来······?!

    不过,考虑到某种可能性,阿喀琉斯面上的忌惮转瞬消失化为了期待。

    那种毫无意义的行为,完全可以称得上浪费魔力,不断的挥霍。

    而从者,除了维持存在外的魔力,大部分来自于御主,像这类肆无忌惮的抽取魔力,即使御主作为魔术师的资质再怎么优秀,也迟早会被抽干。

    要知道,在必要的时候,生命力、精神力,都是可以转化为魔力的,现代魔术师就更是如此了。

    于是,阿喀琉斯得出结论,只要不断激怒吉尔伽美什,根本不需要他动手,就能耗死白华。

    然而他并不知道,身为白华的从者,吉尔伽美什的魔力是无限供应的。

    “受死吧,杂修!”

    “哈哈,到底谁才是杂修,根据传说,拥有三分之二神性的你,才是真正的杂修吧!”

    仅仅一瞬,十二道金色流光从天而降,每一道攻击都爆发不下于核聚变的能量。

    阿喀琉斯亦是提起魔力,化为如他魔力那般翠绿的光辉流星,时而暴退,时而急进,躲避着疯狂的轰炸。

    远处的阿斯托尔福,被忽略了一样,孤零零的坐在地上,看着轰鸣不断的战场,下意识咽了口唾沫,被吓傻了。

    “我···我···还是是···离开这里···应该不会被发发发现······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