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 玄幻魔法 > 诸天最强大boss > 第311章 杀尽天下,白骨盈野!众生鲜血,铸我王座!(六千字)
    数月前,大侠韩公度与其师兄还丹道人机缘巧合之下,得知累世相传的战神图录,秘藏于惊雁宫内,并得知了了取宝之法。

    于是,他们师兄弟便前往惊雁宫取宝,不料中途遇到了蒙古高手袭击,还丹道人被正邪四圣贤之一的魔宗蒙赤行所擒。

    魔宗蒙赤行,使用了一门精神秘法,当场让还丹道人说出了战神图录的秘密与惊雁宫的进入方法。

    不知道是蒙赤行得知战神图录的秘密后,过于震惊,抑或者其他原因,对韩公度似乎不是很在意,让韩公度侥幸逃出重围。

    韩公度侥幸逃过一劫后,立即意识到事情大条了,蒙赤行虽说是正魔四圣贤之一,但蒙赤行却是蒙古的武道圣贤,不是南宋的。

    若让本已强大无比的蒙古帝国,再得到战神图录,然后培养出更多的绝顶高手,那对南宋而言,则是一场巨大的灾厄。

    若是五年前,或许还没人意识到绝顶武道高手的重要。

    但自从无数人亲眼目睹血手厉工与八思巴在黄河上的大战、以及无上宗师令东来与魔宗蒙赤行在西湖上的大战之后,所有人都改变了想法了。

    亲眼目睹血手厉工、八思巴、无上宗师令东来、魔宗蒙赤行这四位正魔四圣贤大战时,所展示出来的近乎毁天灭地的力量,天下人方知原来这种巅峰的武道高手,竟然有决定天下格局的威能。

    若南宋没有血手厉工与无上宗师令东来两位武道圣贤坐镇,只怕就凭八思巴与蒙赤行两人,就可以将南宋所有的高层全部斩杀,然后蒙古大军可以轻易拿下整个南宋。

    也正是因为有血手厉工与无上宗师令东来的坐镇,这五年来,强大无比的蒙古帝国,才不敢对看似孱弱的南宋轻举妄动。

    蒙皇忽必烈与蒙古所有高层,都害怕五年前的事件重演,害怕厉工与令东来实行斩首计划。

    韩公度意识到,若是让蒙古得到战神图录,再培养出一位正魔四圣贤级别的特级高手,那么蒙古与南宋两大阵营四位特级高手之间的平衡,将会被打破……那么对南宋而言,将会一场无比巨大厄难。

    因此,韩公度逃出重围之后,立即将这件事公诸于世,希望借助南宋朝廷乃至南宋所有武者的力量,阻止蒙古从惊雁宫中得到战神图录。

    消息传开后,天下哗然。

    没有人想到,一直存在于传说中的至强的神功宝典战神图录,竟然在惊雁宫……

    若他们得到了战神图录,莫不是也有希望晋升至正魔四圣贤的层次,甚至破碎虚空,实现长生不死?

    顿时间,无数南宋武者与蒙古武者,都向留马平原的惊雁宫蜂拥而去。

    两国君王,南宋皇帝与蒙皇忽必烈,也双双号召己方武者前往惊雁宫,参与战神图录争夺,绝不能让敌国得到战神图录。

    两国武者,本来就对战神图录觊觎万分,如今更有君皇号召,似乎抢夺战神图录已经变成了一场救国存亡的行动,如此一来,哪里还忍得住?

    短短半个月间,天下中几乎九成九的武者,全都都涌向了惊雁宫所在的留马平原。

    南宋皇帝与蒙皇忽必烈更是御驾亲征。

    ---------------------------

    太阳刚西沉下山,大地逐渐化入黑暗里,整个留马平原在太阳的馀晖下,一片荒茫,大地微微刮起一阵阵晚风,天气转为寒凉。

    雄据惊雁峰半山上的惊雁宫,君临整个留马平原,瑰丽无伦,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秘异。

    惊雁宫虽说存世已久,充满神秘,但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发现其中的秘密,时间久了,天下人就只当这是一片古建筑,并不怎么重视。

    再者,惊雁宫所在的留马平原,一片荒凉。

    所以,往日里前往这里的人很少。

    但自从韩公度将战神图录藏在惊雁宫的秘密公诸于世后,前往这里的两国武者,就几乎将整片留马平原填满。

    黑夜下,南宋与蒙古一百多万武者在惊雁峰之下的平原相互对峙,彼此之间,隔着一百米左右。

    这五年来,南宋武者与蒙古武者彼此都将对方当成猎物,彼此猎杀,双方手中都染满了敌人的鲜血,仇恨早就化解不开了。

    此刻,两国武者都仇恨的看着对方,恨不得生啖对方血肉,痛饮鲜血,浓郁的杀气,笼罩整个平原。

    而在两国武者中间,则有两道身穿皇袍、骑在宝马上的身影,这两人却是被天下人称为血腥双皇的南宋皇帝与蒙皇忽必烈。

    双皇身边,都围绕着大量两国高手。

    南宋皇帝身边,围绕着传鹰、韩公度、“双绝拐”碧空晴、凌渡虚、“矛宗”直力行、“阴柔手”田过客、横刀头陀等原著中的出彩人物。

    这些人,抛开传鹰不提,其他人也在宁缺掀起的蝴蝶效应的影响下,纷纷成为了天人级强者。

    同样,蒙皇忽必烈身边,也有思汉飞、卓和、颜烈射、程载哀、崔山镜、白莲珏、赫天魔、铁颜、宋天南等等蒙古高手存在,阵容不比南宋皇帝身边的差。

    不过,双皇都没有号令两国武者动手,而是望着天空中的四道身影。

    这四道身影,正是被两国武者所膜拜的正魔四圣贤:血手厉工、无上宗师令东来、魔宗蒙赤行与蒙古国师八思巴。

    “两位,惊雁宫自古就是我们中原之物,里面的战神图录,也理当是我们中原之物。两位不如就此离去,如何?”

    令东来开口说道。

    “令施主说笑了。宝物有德者得之。我们蒙古帝国横跨欧亚大陆,为当今世上第一大国,极尽辉煌,明显是有德者,因此战神图录理应归我们蒙古所有。”

    八师巴面露慈悲之色,轻声笑道。

    “何必废话这么多,做过一场,谁强战神图录就是谁的!”

    厉工【宁缺】一脸冰寒说着。

    他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古怪之色……这年头,想赚些潜能点还真不容易啊,除了武力值要高外,还得懂演戏。

    “哈哈哈,厉门主说得对,还是我们魔道来得爽快,谁强谁就有道理,谁强东西就属于谁的。厉门主,五年前一败,本人心服口服。五年过去了,却是忍不住再与厉门主一较高下。”

    蒙赤行大笑着,如同炮弹一般,轰然破开音障,化作一道力量澎湃的黑光,向厉工【宁缺】杀去。

    “八师巴,老夫也想看看你的‘变天击地大法’!”

    令东来长剑一扬,转瞬间斩出万道紫霞剑光,向八师巴笼罩而下。

    八师巴微微一笑,使出了西域秘传“灭神掌”迎了上去。

    天空之中,名震天下的正魔四圣贤已经开战,下方的两国武者也蠢蠢欲动起来。

    适时,南宋皇帝与蒙皇忽必烈几乎同时一扬手掌,不约而同的从口中吐出一个字——“杀!”

    刹那间,两国武者化作两股巨大的洪流,纠缠厮杀在一起,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响彻整个平原。

    “各位英雄,接下来就靠你们了。”

    南宋皇帝突然脸色一肃,向传鹰、韩公度、碧空晴等人拱手说着。

    “陛下放心,我们一定趁此机会,斩下忽必烈的人头,解除我们大宋的威胁。”韩公度一脸正气说道。

    碧空晴等人也点了点头,他们都是心怀天下之辈,这次行动虽然风险巨大,但若是斩杀了忽必烈后能够解除蒙古对南宋的威胁,他们却是愿意冒这个风险。

    只有传鹰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心中总感觉有些不安,但又说不出不安源自哪里,最终他没有说什么。

    “动手!”

    很快,传鹰等南宋天人级高手,就组成一支小队,进入百万武者厮杀的战场中,如同一支利箭一样,直接向蒙皇忽必烈所在的位置直冲而去。

    同一时刻,思汉飞等蒙古天人级高手,也接到了蒙皇忽必烈的委托,让他们在这一场大战中,趁机实施斩首行动,斩杀南宋皇帝,清理掉蒙古一统天下的最大的障碍。

    于是,两支由两国所有天人级高手组成的斩首小队,在战场中“巧合”的相遇了,并展开了激烈的大战。

    就在两国百万武者还有所有天人级高手陷入苦战的时候,天空之中激战的正魔四圣贤不知何时消失了,还有南宋皇帝与蒙皇忽必烈两人同样也消失了。

    一缕缕狼烟似的烟雾,从留马平原上的四个角上袅袅升起,然后一道道被操控的天地元气带动下,飘向整个战场。

    战火交加的战场,出现一些烟雾太正常了,没有人在意。

    宁缺站在惊雁宫顶部,身后矗立着令东来、蒙赤行、八师巴、南宋皇帝、忽必烈武五大分身。

    他俯瞰下方正在平原上厮杀的百万武者,还有传鹰、思汉飞等蒙古与南宋两国天人级高手,眼眸之中一片漠然。

    惊雁宫中地下宫殿中的战神图录,他早已取到手。

    惊雁宫的地下湖的那一条怪异魔龙,更是被他用“暴食”秘术结合吸星大法给生吞了,获得了整整四千万潜能点。

    比他在风云世界猎杀神龙时所获的潜能点还要多一千万。

    至于最后通过双皇身份,号令两国武者前来惊雁宫争夺战神图录,事实上也只是他设计好的一个局罢了。

    果实已经成熟了,就应该摘取,不是吗?

    宁缺看着已经遍布整个平原的烟雾,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这些狼烟,可不是普通的狼烟。

    而是他集合两国之力,收集了数万种毒物,又利用五年时间,才炼制成的剧毒。

    宁缺之所以要使用剧毒,也是因为这一次要猎杀的武者太多了,他这一次返回主世界之前,必须要将所有功法升级到破碎级,并且积累够尽可能多的潜能点,以此应付主世界接下来的大变。

    为此,他决定下一次狠手。

    同时对付这么多武者,即便以他的实力,也是力有未逮,以他的实力,或许可以击败这些武者,但这些武者若是逃跑,他却无法拦下百万武者。

    因此,还是用毒方便一些。

    再说了,有更简单的手段,为什么还要费力?

    当然,这些毒烟,也只能对天人级之下的武者生效,对天人级武者,则效果不是很明显。

    因此,为了防止天人级高手察觉不对,然后提醒其他人。他也给这些两国的天人级高手组织了一场名为“斩首计划”的小游戏。

    两国天人级高手都要进行“斩首计划”,然后在战场上“不期而遇”,不得不进行惨烈的厮杀。

    如此一来,想必这些处于高度紧张厮杀中的人,也不会对周围的环境那么敏感了。

    即便后面察觉不对,那至少也拖了一小段时间了。

    这样的话,就算某个天人级强者察觉不对时,想要提醒其他人时,也迟了。

    “差不多了!”

    宁缺喃喃自语一声。

    下一刻,平原上正在厮杀的百万武者,就成片成片的倒下。

    一个个脸色发黑,七孔流血。

    只是数十个呼吸时间,除了正在厮杀的传鹰、思汉飞等两国天人级高手之外,百万武者全部倒下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思汉飞看着无数倒在平原上痛苦挣扎的武者,脸色一片煞白……他完全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百万武者突然全部躺下了。

    “他们所有人都中毒了!”

    传鹰冷静说着,探手虚空一抓,运用功力,将一缕淡黑色的烟雾,拘禁在掌心之中。

    他仔细的用真气测试了一下掌心的烟雾,脸色微微一变,道:“这些烟雾之中蕴含剧毒。这些剧毒或许对我们没有作用……但是,对于天人级之下的武者,却是杀伤力巨大。”

    两国天人级高手,此刻都全部停手了。

    他们听到传鹰的话后,脸色都微微一变,也纷纷催动功力拘禁住一缕烟雾,然后进行检查,发现这些烟雾确实如传鹰所说,对天人级高手作用不大,但对天人级以下的武者,却危害巨大。

    “没听说过留马平原上,出现过毒雾天气啊,这里怎么突然出现这么惊人的毒烟?”

    碧空晴不解说道。

    思汉飞阴沉着脸色,道:“我们蒙古一方,早就对这里的环境探查得了如指掌,这里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出现毒烟……现在突然出现如此恐怖的毒烟,只能是人为的。”

    什么?

    人为的?

    听到思汉飞的话,蒙古与南宋两国天人级高手心中一阵发寒,究竟是谁,竟敢对两国百万武者动手?难道就不怕两国报复吗?

    就在此时,传鹰突然一拔背后上厚背刀,长刀一扬,指向了惊雁宫的方向。

    思汉飞等人见此,纷纷向着传鹰长刀所指的方向望去。

    霎时间,他们看到六道身影缓缓从惊雁宫的顶部一步一步踏空而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他们无比熟悉的正魔四圣贤之一的血手厉工。

    令东来、蒙赤行、八师巴如影随形一般跟随在厉工身后,蒙赤行两手还分别搀扶着南宋皇帝与忽必烈。

    看到这一幕,思汉飞、传鹰等人全都愣住了。

    他们有些看不明白了。

    厉工、令东来两大武道圣贤,与蒙赤行、八思巴两道无道圣贤,不是一直敌对的吗?

    现在怎么走在一起了?

    还有南宋皇帝与忽必烈,不是都恨不得早日派刺客杀死对方吗?现在怎么这么和谐了?

    更怪异的是,无论是令东来、蒙赤行、八师巴三大武道圣贤,还是南宋皇帝与忽必烈两位血腥君皇,竟然都明显以厉工为首,这演得又是哪一则戏?

    “可汗、蒙师、国师,此人乃是我们蒙古大敌,你们怎么跟在他身后?”

    思汉飞难以置信问道。

    “汉飞,因为我们就是他,他就是我们啊!”

    忽必烈微微笑道,听得思汉飞与传鹰等人一头雾水。

    “这毒烟是不是与你们有关?”

    传鹰扫视了一眼躺在草原上痛苦挣扎的百万武者,目光有些冰冷的扫视过宁缺等人。

    听到传鹰的问话,思汉飞等人也目光死死的盯紧宁缺等人。

    忽必烈微微一笑,坦然道:“不错,是我下令释放毒烟的。”

    南宋皇帝也平静说道:“朕也下令了。”

    “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做?你们两位身为帝皇,这些都是你们的子民,他们是听从你们的号令前来这里的……你们为什么要害他们?”

    听到忽必烈与南宋皇帝的话,传鹰、思汉飞、碧空晴、韩公度等等两国天人级高手,全部懵了。

    他们完全找不到这两位帝皇这么做的理由。

    这两位帝皇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权势最大的人了,伤害自己的子民,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此时,宁缺开口了。

    “不是他们要这样做的,是我要这样做……各位,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啊!万物成长都需要养分,我的武道成长,也需要养分。不钱,不对,没有潜能点,我就无法变强啊!

    各位,是我对不住你们了。不过,你们不用怕,也不用恐惧!虽然你们死了,但你们也会一直活在我的心里,与我同在!”

    宁缺很是“惆怅”的说道。

    下一刻,他身后的令东来、蒙赤行、八师巴、南宋皇帝与忽必烈五人就骤然崩溃为尘埃,五颗黑色的魔种从他们飞出,钻入宁缺体内。

    传鹰、思汉飞等人听到宁缺的话,还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宁缺是什么意思,随后就瞠目结舌的看到了令东来、蒙赤行、八师巴、南宋皇帝与忽必烈五人化作了尘埃。

    下一刻,他们所有天人级高手,也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痛,他们清晰的感知道一颗古怪的种子在他们心脏中生根发芽,用根须牢牢牢牢包裹住他们的心脏,然后不断收紧。

    传鹰、思汉飞等天人级高手一瞬间就几乎失去了所有力气,只能勉强维持漂浮在半空中。

    他们所有人都懵了……真是见鬼了,这心脏中突然出现的黑色种子是什么鬼东西?他们的心脏又是何时被这黑色种子入侵的?

    “各位,多谢你们成全了。”

    宁缺淡淡扫视了传鹰、思汉等天人级高手,还有倒在平原上的百万武者一眼,然后整个人骤然化作一个一层层浮云环绕的巨大的黑洞。

    “呼呼呼……”

    一阵阵恐怖的吞噬之力,从黑洞之中蔓延而出。

    最靠近黑洞的传鹰等人,在几乎失去了所有力量的前提下,根本无法抵挡黑洞传出的吞噬之力,第一时间被吞噬进了黑洞之中。

    随后,平原上的百万武者,也成片成片的飘飞而起,被黑洞所吞噬。

    那些尚未被吞噬的武者,看到这一幕,很多都被直接吓晕过去……这一幕是在太恐怖了。

    “消耗1000万潜能点,吸星大法升级至九转!”

    “消耗1000万潜能点,天蚕魔功升级至九转!”

    “消耗1000万潜能点,道心种魔大法升级至九转!”

    “消耗100万潜能点,无生刀经升级至九转!”

    宁缺一边疯狂吞噬着平原上已经没有了挣扎之力的武者,一边开始疯狂升级身上的四种功法。

    随着他不断升级,平原上空的黑洞迅速扩大了一倍,还有一道绿色的光柱,冲入云霄。

    还有一颗脸盘大小的长满了百米长的魔鬼藤一般的藤蔓的诡异心脏,出现在虚空中,那噗通噗通的跳动声,让方圆数里天穹,出现一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痕。

    还有一道山岳般巨大的透明刀影,矗立在天穹之上,刀锋所向,无声无息的出现一条数十里场的空间大裂缝。

    随着宁缺四种功法升级,他也彻底晋升为了破碎级强者。

    在冲击破碎级的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似乎进入过了一个临界性的空间……只是,或许他所积累的底蕴实在太恐怖了。

    所谓的临界空间,根本就对他不起作用……直接被他身上庞大到变态的功力冲溃了。

    他异常顺利的晋升到了主世界无数武者孜孜以求的破碎级。

    只是,他刚刚晋升至破碎级,还没来得及体验破碎级的威能,就被一股恐怖的斥力包裹住了……

    然后,他整个人被“踢出”了这个世界。

    这一天,留马平原上接连出现的异象都太恐怖了,整个留马平原仿佛末日天灾降临,又像是天降神罚,几乎整个留马平原都被出现的异象所摧毁。

    更让世人震惊的是,前往留马平原的百万武者,以及两国高层竟然全部消失了。

    无论是血腥双君皇也好,还是正魔四圣贤也罢,抑或者两国所有顶级武者……也都在这一天全部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留马平原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所有前往留马平原的人,没有一个活下来……而这也成了千古之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