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 都市言情 > 萌宝一对一: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七百九十九章?(番)赖在她家里不走
 穆俊浩怒气冲冲地来到楼上。

宋小雅刚刚脱下外套,正准备去浴室洗澡,房间门被人敲响。

动作顿了一下,她立马重新穿好衣服,踮起脚尖,从猫眼看过去。

站在门口的男人,眉心微蹙。

很默契的,在宋小雅眯着眼从猫眼看过去的时候,穆俊浩也转眸,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两人的视线隔着一块小小的玻璃窗交汇在一起。

“开门!”

顺着门板的缝隙,穆俊浩不耐烦的声音传来耳中。

宋小雅拉开房门,一只手拉着门把手,挡在门口,没好气地道:“这么晚了,你一个大男人出现在这里好像不合适吧?”

“呵呵!”

穆俊浩冷笑了一声,推开宋小雅就往房间里走去。

这里是他花了几十万一个月租来的,他想来就来!宋小雅被推开,看着穆俊浩像进自家门一样自在,气得咬牙。

“穆俊浩,你已经从我这里搬走了?

你这是强闯民宅,小心我报警抓你!”

“报警抓我?”

穆俊浩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好啊,你报警试试,看看警察会不会抓我!”

那一副无赖地痞的模样,让宋小雅恨得牙痒痒。

“你快走,我这里不欢迎你!”

想到那天陈诗画粘着他的模样,她的心里就一阵气闷。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个家伙也就能招引陈诗画这样的苍蝇白莲花了。

穆俊浩不但不走,反而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来,大爷似的双腿交叠,一派休闲矜贵。

朝她眨了眨眼,那双魅惑的桃花眼说不出的性感风流。

“你凭什么赶我走?

我可是付了房租的!”

宋小雅以为他说的是之前他付了房租。

确实,她收了他一个月房租,这个月还剩下那么几天。

宋小雅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小气鬼!行!你算算多少钱,我还给你!”

穆俊浩挑了挑帅气的眉尖,道:“你真的要还给我?

就怕你还不起!”

宋小雅被他那得意的样子气炸,抓起一旁的包包,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红色的钞票递到他面前,“给你!这些够不够?”

“呵呵!”

穆俊浩朝着她的钱包瞥了一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觉得呢?”

他付的可是几十万,真要这么算的话,她这些钱根本就不够赔的。

但他不会真的要她赔,看着宋小雅气急败坏又干不掉他的样子,便觉得十分有趣。

“……”宋小雅咬牙,忍着肉疼,把包包里所有的现金都翻了出来,“只有这么多了,这些全部给你!”

“还是不够!”

穆俊浩却不接。

宋小雅无比恼火,“穆俊浩!你够了啊!你不想想你一个月才付我多少租金,这里的市价都是一个月三千,我才收你一千五,就多出来这么几天,你还想全部要回去不成?”

她刚刚还了房贷,这个月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闲钱了,这些是发工资之前的全部生活费了。

穆俊浩看着宋小雅心疼的模样,强行忍住唇角的笑,屈尊降贵般朝着她伸出手指。

宋小雅又是一阵心疼,把钱拍在穆俊浩的手掌心,闭了闭眼,眼不见心不烦。

“拿了钱就走人!大晚上的赖在我这里,孤男寡女,到时候被人说闲话。”

平白无故大出血,宋小雅心情十分不美好。

说完,她强行拉住穆俊浩的手臂,蛮横地拉着他,把他推出门外。

“再见!以后没别的事情,别跑到我这里来!”

再上门敲诈勒索她几次,她真要吃不消了。

说完,“砰”地一声把房间门甩上。

“喂……”那大力的一声,差点甩到穆俊浩的鼻子上。

气得穆俊浩大骂,“宋小雅,你给我开门!开门!”

他本来打算走人,但看着她那嫌弃的样子,立马改变了想法。

王异很快就把钥匙送了过来,看着自家boss小可怜一样蹲在宋小雅门口,强忍住才没有笑出来。

真是作孽,大晚上的不睡觉,在这里挨冻。

虽然穆俊浩现在的样子,让人同情,但还是不得不提醒他。

王异正了正色,道:“穆少……明天早上有例行会议,所有股东都要出席。”

穆俊浩接过钥匙,恼火地刺了他一眼。

“我今天晚上住这里,明天早上来这里接我!”

“是!”

穆俊浩用钥匙打开门锁,大摇大摆地重新走进房间。

他愉悦地翘起唇角,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宋小雅的表情,仿佛只要能够看到她气急败坏的样子,他在冷风中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可是,料想中的歇斯底里和怒吼都没有发生,房间里安安静静的,静的出奇。

“小雅?”

穆俊浩蹙起眉尖,开口喊了一声。

可是没有人回应他。

俊朗的眉心,立马皱起一个弧度。

他刚才一直守在门口,她是不可能离开房间的,这家伙哪里去了?

他推开卧室的门,床上整整齐齐的,浴室的门敞开着,根本就没有人。

正在这个时候,客厅里发出一道微弱的呼喊声:“妈妈,不要!求你不要打我!”

“……”穆俊浩脸色一变,立马转身,回到客厅。

沙发上,宋小雅纤瘦的身影缩成一团,本就白皙的小脸愈发苍白,小小的身子看起来格外惹人怜惜。

她梦到爸妈离婚的那一年,母亲因为一点小事动辄对她打骂。

无情地鞭子一下又一下地打在她的背上,皮开肉绽的声音在脑海当中炸开。

本以为这样的往事已经被自己忘记,却不想,夜深人静的时候,最容易勾起内心深处的不安。

穆俊浩脸色一沉,大步走过去,拍了拍宋小雅的肩膀,“宋小雅,醒醒!你做噩梦了?”

感受到有人拍着她的肩膀,那手掌温暖,宽厚。

宋小雅就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循着温暖,一把抓住穆俊浩放在她的肩膀上的手,紧紧地握在手里。

一滴清泪顺着眼角滑落,滴在穆俊浩的手背上。

“求你,救救我!”

“……”穆俊浩的心就像被什么烫了一下,疼得一阵瑟缩。

单手,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宋小雅的身上。

手掌轻轻地拍着宋小雅的后背,低醇的声音轻轻地哼起了睡眠曲。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每次他不敢入睡,妈妈就会坐在他的床边,轻声地哼着这个曲调安抚他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