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 都市言情 > 宫主大人的农家小媳 > 第九十八章 小毒无大碍


    孟来很快带了个人来,是灵度宫玄字堂的堂主,被下了毒,目前除了有些心理阴影之外,身体还没有出现任何不适的感觉,展不平说了,毒发需在一个月之后看效果,一个月期限至若是没有服下解药,立刻便会毒发,但若在期限之前服下解药,所中之毒依旧可以安安份份的呆在体内,不会造反,发作。

    “佟堂主,你可有任何不适?”沈依问。

    玄字堂堂主佟远风,算得上是整个灵度宫年纪最大的堂主,今年四十有二,其余堂主皆是阶于二十和三三十五之间的,唯一超过四十的只有他,连他们的宫主墨青言也是年轻一派。

    灵度宫很给年轻人机会,只因年轻人精力更加旺盛,更有企图心,年纪大了若是没有能耐就该被淘汰下来,灵度宫也不是全然无情的,只要曾为灵度宫效过力,拼过命的,灵度宫都会负责为其养好,在宫内寻个合适的位置给他。

    佟远风算得上是有企图心的,使的是铁爪功,在江湖上也是有名气的,算得上是一流高手。

    他是被坑的,展不平与白瑶联手骗他服下解药,他错误的计算了白瑶对展不平的归心,她的心里只怕早就只有展不平而没有灵度宫,这是已故白宫主的悲剧。

    佟远风任玄字堂堂主也是白宫主任命,到墨青言手里,并未动他分毫。

    佟远风的脸色并不好看,并非毒发,而是自己轻而易举的被人下了毒,这让他的脸面挂不住,宫主面前,他已经抬不起头,愧对玄字堂一众。

    “宫主,属下无能,中了白瑶与展不平那奸人的计,丢了灵度宫的脸,还请宫主责罚。”佟远风恨不得当跪地谢罪。

    墨青言拦住他,“佟堂主不必自责,一切都是意料之外,不必在意,本主会为你们拿到解药,解了身上的毒。”他看向沈依,神态温柔,“我家夫人深谙医术,定能解了你们身上的毒,佟堂主尽量配合她,了解你身上的毒性。”

    佟远风领命,心中不禁感慨,宫主才离宫多久,便已经成亲,当初将沈姑娘带回,的确有些迹像,可当初也不是非得急于一时的。

    宫主因故离开几个月,便成了亲,若不是灵度宫当真大乱,孟堂主去将宫主请了回来,只怕宫主真的会对灵度宫不管不顾,自在逍遥的成亲生子,过着洒脱的田园生活。

    “是,宫主。”佟远风唯命是从,“夫人,有劳了。”

    “无妨,”沈依稍花了些时间,便弄清楚佟远风身上所中之毒,她只能感慨,这世间总是让种种巧合碰到一块,她一直都知道药王谷是个好地方,外公是个天才医者,十几岁便名震江湖,二十来岁便被朝廷招揽,外公以各种理由拒绝了,他向往的是自由,一旦入宫当了太医,里里外外诸多规矩傍身,他并不喜。

    外公一生写了好几本医案,药草经,毒经,皆放置在药王谷,传到她手上是最关键的。

    原本这些外公都是传给她的,她被木朗西毒害之后,大部份都被木朗西找到,归他的有,佟远风身上所中之毒,正是来自药王谷。

    “此毒名唤月尽,便是以一个月为期限,一个月的尽头需服解药。“外公取名也是很随意的,若是不每种药需有一个名字,否则就会搞不清楚,外公是不愿意取名的,”若不服药,命就到了尽头。“

    佟远风双目一亮,才不过半刻钟的功夫,夫人就已经看出他身上中的是什么毒,这么说,要解药,根本就不是难事,他们也不需要等到一个月期限到毒发。

    ”夫人如此了解,必是知道解毒之法。“

    ”当然知道,“沈依点头,”他老人家最喜欢研制毒药,毒药往往是越来越复杂,但解药却是越来越简单。“外公制毒一直都是为了好玩,了解各种药的毒性,从来不是为了研制出来害人,他要害人,也不需要给人下毒。

    下毒的手段,在外公眼里,就是下九流的。

    外公身心皆已经超脱常人,自然是看不清这等小人行径的,若是外公有先见之明,知道有朝一日他研制出来的”月尽”被他人所用,必定早早就毁得一干二净。

    “当然,我知道解毒的法子,不过暂时还没有解药,只需要两日时间,我要准备些东西。”都是寻常普通之物,除了费些时间,连钱都只需要少数一部份,万灵渊也有不少的药材,灵度宫内也有专属的药房,她只需要从中寻出来些,便可制成解药。

    灵度宫中毒的人太多,需要的解药份量也多了些。

    “当真?”佟远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原来是件苦大仇深之事,他们需得经历种种苦痛,却不曾想被夫人短时间就给解决了。

    ”佟堂主放心,我向来不说大话。“沈依道。

    ”不敢不敢,属下不敢,“佟远风可不敢对夫人有半点不敬,宫主的眼光果真是超凡脱俗的,能被他看上的女子,必定不是寻常人,之前灵度宫内人人在议论,觉得宫主一定是因为练功练得走火入魔被此女用药伤了脑子,才会对此女如此醉心,现在看来,宫主是有远见的,早早就看清了夫人的为人,正是不可多得的,”属下对夫人,与宫主同样敬重,夫人有何吩咐,属下必定万死不辞。“

    佟远风识风向,立刻表明自己的心意。

    他是站在宫主这边的,就算白瑶对他下毒,也休想他服软。

    ”佟堂主不必紧张,“沈依不是个小气的人,她只是不想让人觉得她是在说大话罢了,”解药很简单,只要服下泻药跑上几趟茅房便能解了毒。“只要在普通泻药中再加两味同样普通的药材便可。

    ”就这么简单?“孟来和叶一鸣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展不平与白瑶摆这么大一局棋,结果只是几包泻药就能解决的事,他们会不会当下气得吐血。

    “当然简单,制毒的过程已经很复杂,若是制作解药同样复杂,会浪费很多大好的时光。”外公平生最不愿意的就是白白浪费时光,把时间花在不喜欢,不必要的事上,“孟堂主,请带我去一趟药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