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 武侠修真 > 仙界赢家 > 第3118章 又见面了
    “是陆公啊,周城主也在,快来快来。”

    还没走到殿门口,就见到国主迎出来,慈眉善目的一个老者,和廷议上判若两人。

    陆戮都愣了下,随后上前行礼,“让国主迎接,臣万万不敢。”

    “不用客气。”

    老者眯着眼笑,“这里是这里,廷议是廷议,完全不同,我还是过去的我啊,陆公。”

    陆戮行完礼,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去。

    看起来的确和过去没分别,一脸慈祥很好说话,但就是这个笑呵呵的国主,刚才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天钥界里的三家的修行者削减了二分之一,而四大将也没能好到哪去。

    要像过去那样对待,根本不可能了。

    周舒举了举手,“国主,又见面了。”

    “呵呵,我正想去找你呢。”

    国主笑了笑,和周舒并肩而行,“庆祝结盟的国宴正在准备,这是两国友谊的见证,城主可不能缺席啊。”

    周舒点点头,“好,我有一件小事要麻烦国主。”

    “什么事,你尽管说。”

    国主一脸慨然,“我们如今是盟友,也说不上什么麻烦不麻烦。”

    周舒在殿内扫了一眼,似有所思,“国主平日都是在这里修炼的吧?”

    国主抚掌笑道,“都老朽了,还说什么修炼不修炼,苟延残喘罢了,再等不了多久就要选继任人了,比不上城主这样的年轻人,前途无量,让我不得不羡慕啊。”

    “国主谬赞了。”

    周舒笑了笑,伸手指向殿内一角,“就是在那里吧?”

    宫殿里的装饰都很平常,突出简朴两字,那角落亦然,不过地上放了几张蒲团,一个很小的獬豸神像。

    国主顺着手指看去,神色微凝,“何以见得?”

    周舒不答,缓声道,“我想请国主把那个小的神像给我,回城以后日夜观赏。”

    国主看看周舒,又看看陆戮,脸上的笑容终是收敛起来,“你就是为这个来的吧?”

    周舒很坦然,“是,我和它的旧主人有交情。”

    在进入宫殿的那一瞬间,周舒就感知到了笔筒的所在。

    就被封在那座小神像里面,特意用獬豸血脉之力掩盖住了。

    这对一般修行者或许有用,但对周舒来说毫无作用,神器独有的玄黄界本源气息,周舒不用特意去感知就能察觉,毕竟过去日夜都浸在炼妖界里面,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再怎么遮掩都没有用。

    国主似有所悟,“你特意到天钥山来,恐怕也是为了这个吧?”

    周舒笑着摇头,“那城主就误会我了,我是到了天钥山,才感知到它的,只是一看到就……故人故地的熟悉气息,对于一个在诸天里流浪了这么久的人来说,实在是舍不得放弃。”

    国主跟着笑,“故人故地,说得让人无法反驳啊。”

    周舒顿了顿,诚恳道,“国主用得也久了,恐怕也不能得到更多,何不物归原主?”

    陆戮看着两人,有些茫然,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国主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陆公,你先出去。”

    陆戮心神一悸,那眼神如此冰冷,蓦然有种回到了御前廷议的感觉,足无立锥之地,他连忙答应,低着头退了出去,没和周舒打招呼,甚至都没敢回头看一眼。

    宫门很快合上。

    点点灯火突然亮起来,细看也不是灯火,而是一只只独角。

    它们深藏在殿内各处,平时看不出来。

    荧光中,丝丝缕缕的力量散发出来,织成一张张网,将宫殿罩得密不透风。

    周舒静静看着,不以为意。

    这点力量就能困住他?他不这么认为,国主恐怕也没这么想,只是为了蔽人耳目而已。

    国主微一伸手,那獬豸神像飞了过来,落在手心,轻轻一碰,神像张开口,掉下一截三寸许的圆筒。

    的确很平常,并无半点文字或纹路,只周舒看得格外仔细。

    熟悉的玄黄界本源气息,相当浓郁,能和几百年前的炼妖壶相比,另外还有一丝虚无缥缈的异样气息,萦绕在笔筒上,如烟似雾,不断变幻,细看也无所得,不知本质,只觉其中有无穷奥妙。

    这样的感觉,周舒不是第一次感受。

    二十八宿骨筹,还有那三枚奇异的金钱,在看到的时候,周舒都有过类似的感觉,当然,和现在比起来,那时的感觉可以忽略不计,若有若无,更偏向于无。

    直到看到这笔筒,那若有若无的感觉才在记忆里清晰起来。

    三者明显有关联,本质相同,不会有错,那些就是命运之力。

    显然,笔筒上的命运之力最为浓郁,让周舒这种不了解命运的人也能察觉到。

    ——仅仅只是察觉到,如空中楼阁,看得到却碰不到,真想得到什么,非得拿到手慢慢研究才可能。

    周舒顿了顿,“国主是什么时候发现它有古怪的?”

    他很好奇,来自玄黄界的他能感觉到神器的特别,这很正常,可獬豸国主,一个在獬豸国出生的獬豸族,也能看出它的特别,还特意收为己用,日夜用来修炼?

    国主注视着笔筒,缓声道,“我是一位占星者。”

    “占星者,獬豸族中的先知?”

    周舒很快明白了什么,点点头道,“这就难怪了,听闻獬豸族先知只靠观天象,就能上知五千年,下知五千年,万年以内的事情都能回溯预知,是獬豸族中绝无仅有的大智者……呵呵,我一直觉得这是个传说,想不到竟是真的,失敬了。”

    “本来就是传说,以讹传讹罢了。”

    国主毫不在意的道,“真能预知的话,獬豸族何至于流落到诸天?所谓占星者,也不过有一些摆不上台面的本事,使用起来还麻烦得很,连真实之影都没有……有时候我宁愿自己是一个普通的獬豸族。”

    周舒笑了笑,“国主说笑了。”

    国主却很认真,“我确实想当一个普通獬豸族。”

    “特别就是特别,想改也改不了。”

    周舒看着他的手心道,“普通獬豸族绝对看出它的不凡,更不可能借它得到那么多好处。”

    他不想再和国主说闲话,进殿以后,他就只有这一个念头,把笔筒拿到手。

    这很难,之前还默默无闻的国主,突然拥有了獬豸国首屈一指的实力,原因多半就在这笔筒上,国主绝对不可能随意放弃。

    而周舒更不可能放弃。

    (PS:谢谢Cross的月票支持,感谢收藏订阅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