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 第952节-被咬
    待伊迪·布兰登和本尼特·哈森进入培育仓后,美国达蒙公司的副总经理立刻遭遇到了新问题。

    究竟哪一条是蛇王?!

    培育仓内的蛇数量多的出奇,个个又粗又长,大部分都是犀利的三角脑袋,一看就是不好惹的模样,每一条看着都像是蛇王。

    可是之前那位养殖场场长说了,在一个培育仓内,蛇王就只有一条,其他的都是小喽罗。

    “这里的蛇真多!”

    鲍登·克里森副总经理听到耳麦传出三角洲特种部队退役军人伊迪·布兰登的声音。

    蛇类专家阿尔薇拉·康拉德携带的耳麦有的多,除了进入培育仓的伊迪和本尼特以外,其他人都得到了一个耳麦,让所有人都能够保证在同一频道的通话。

    “小心些,动作要轻,那些蛇开始有反应了,它们会把你当作食物。”

    阿尔薇拉·康拉德放下了耳麦主电台,依靠内部电池继续运作,一边仔细观察着1号培育仓内的情形,一边从背包内再次拿出一台平板电脑。

    人脑的记忆力在很多时候,无法做到像硬盘一样精细准确。

    即使是科研专家,也需要依赖电脑的协助,才能准确查到自己想要的资料。

    “知道了!”

    负责捕捉蛇王的伊迪·布兰登用不锈钢蛇钩钳小心翼翼的挑开前方的蛇,为自己和身后的本尼特·哈森清开一条道路。

    后面的前海豹突击队员则同样动作轻缓的拨开那些好奇心过重,凑上来看热闹的蛇。

    哪怕两人的动作很轻,1号培育仓内群蛇吐信,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尽管蛇类能够发出的声音非常微弱,但是量变引起质变,蛇群发出的动静就像潮水一般,让人忍不住背后汗毛直竖。

    虽然是美国大兵,也从未来过华夏,更是第一次接触到华夏这边人工培育的蛇王,可是伊迪·布兰登和本尼特·哈森却丝毫不敢大意。

    美军对亚洲地区的蛇王存在并不陌生。

     1970年夏,越南战场。

    接到五角大楼密令的美军第七集团军马丁上尉带领堪比全员兰博的“飞虎连”执行解救美军七人高级军事考察小组的任务时,在一处叫作“冲文”的雨林地区遭遇了一条蛇王。

    这是一次恐怖的丛林遭遇战。

    蛇王是一条当地常见的湄公蛇,却使这支拥有一百三十多人,全副武装的精锐作战连队仅生还十二人,几乎全军覆没。

    直到1990年后,美国政府才解密了这个资料。

    结束美越战争后,第七集团军转移到了欧洲,隶属于美国陆军驻欧司令部,不再踏足亚洲。

    讲真,越南就是华夏与美国在PK时,不小心给干掉的吃瓜群众。

    美国于1953年结束朝鲜战争(1950年10月—1953年7月),但但是又从1955年猛抽了越南20年(1955年11月1日—1975年3月30日),这个倒霉的撒气筒几乎葬送了一整代越南人,华夏的抗日战争都没有这么惨(十四年)。

    四年后,越南寡妇们还没来得及擦干眼泪,特么又被华夏给摁在地上用力摩擦(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当时有许多越南女兵,这叫没办法,男人都被打光了。

    二十五年间,越南全程送人头过百万,就他们那点儿人口……不就是吃个瓜,这又何必呢!

    美国人不想,华夏人也不想,肯定是吃瓜的姿势不对!

    虽然已经是今非昔比,身上不仅有难以被蛇牙咬穿的防护衣,还有令蛇类避之不及的高科技信息素,可是进入1号培育仓的两个前美国大兵却依旧一副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警惕一番的谨慎样子。

    伊迪·布兰登和本尼特·哈森两人无法分辨哪一条才是蛇王,干脆用起了排除法,一条条的去试探。

    以蛇王的骄傲,多半不会允许蛇钩钳撩拨自己。

    这是打蛇惊王的主意。

    “这条不是!”

    “不是!”

    只要不是蛇王的蛇,很快被两人轻轻挑到角落里。

    或许是养殖的缘故,蛇群的反应很迟钝,一条条懒洋洋的,任由伊迪·布兰登和本尼特·哈森拨弄。

    蛇类专家阿尔薇拉全神贯注地盯着1号培育仓内,替两人充当观察手。

    她十分清楚蛇王的恐怖,别说两个精锐的退役士兵,就算是一百个全副武装的军人,也照样是白给,这在美军作战记录里面曾经有过惨痛的教训。

    这里的培育场专门制作这些没有视觉死角的透明培育仓,很显然有先见之明,可以从各个角度看到里面的情形。

    蛇类原本就善隐,若是主动偷袭,更是令人防不胜防。

    阿尔薇拉突然提醒道:“本尼特,小心你的三点钟方向,两步!”

    同样站在培育仓外面的鲍登·克里森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仅凭着两个人去捕捉蛇王,说的好听一点叫艺高人胆大,不好听一点,叫作搏命。

    “看到了,它正在接近,似乎不怕驱蛇药,伊迪,注意脚下,哦不!”

    负责扫尾的前海豹突击队队员本尼特·哈森察觉到了悄然接近的毒蛇,随即脸色大变,一条蛇以极快的速度扑向他身前的三角洲特种部队退役军人伊迪·布兰登。

    由于速度太快,他话音未落,那条蛇就已经冲到了前者的脚下,丝毫没有受到驱蛇剂的影响,直接吧唧一口狠狠咬在了伊迪·布兰登的小腿上。

    “啊!它咬到我了!见鬼!阿尔薇拉,它是蛇王吗?”

    伊迪·布兰登待反应过来时,已经完全措手不及,他气急败坏地大叫起来。

    “不知道,你小声一点,这条蛇很凶,检查你的状态,有没有眩晕?或者其他不适。”

    培育仓外的蛇类专家也慌了神,她依然没有忘记提醒,可是被咬到小腿的伊迪·布兰登动作依然大了些,附近的蛇群有加快围拢过来的迹象。

    两个人在培育仓内,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周围全部都是能够致人于死地的毒蛇。

    美国达蒙公司的副总经理鲍登·克里森咬着牙说道:“该死的!伊迪,本尼特,如果不行,立刻撤出来。”

    尽管他出了大价钱,也替里面的两人买了高额的人身保险,但是为此闹出人命,依然不是自己和公司愿意看到的。

    伊迪·布兰登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用蛇钩钳夹住那条蛇,趁着它还没有完全缠住自己的小腿,将其摘了下来,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糟糕,我好像被咬到了,它或许就是蛇王!”

    “装好蛇王,把它带出来!”

    鲍登·克里森顾不得那么多,抢先下达了指令。

    连钢针都刺不穿的防护衣都被咬透,不是蛇王又是什么?

    “捕获成功!”

    为伊迪·布兰登打下手的前海豹突击队队员卸下了背后的透明圆筒,让蛇钩钳押着那条蜷成一团的毒蛇塞入筒内,随即紧紧盖上通气阀和封盖,这才算是彻底大功告功。

    “马上出来!”

    鲍登·克里森再次催促,此时此刻就跟打仗一样争分夺秒。

    “本尼特,扶我一把,我头有点儿晕。”

    将捕获的蛇王放进圆筒的这些动作仿佛耗尽了伊迪·布兰登的所有力气,他的身形开始摇晃起来,不锈钢蛇钩钳失手跌落在地上。

    哪怕提前注射过数十种解毒血清,拥有极高的毒抗能力,但是此时此刻,这位三角洲特种部队的退役军人依然感觉非常不妙,胸闷气短,头晕目眩,各种负面反应接踵而至。

    “好的,坚持住,伊迪,我带你出去。”

    前海豹突击队队员在背好圆筒后,连忙搀扶住伊迪·布兰登,也顾不得动作幅度太大,用自己手上的蛇钩钳连连挑飞接近的毒蛇,三步并作两步向培育仓隔离门走去。

    -